人物寫真

放筆直書寫春秋 ----記盟員王永剛

【 字體:
2018-08-16 12:57:24  閱讀次數:18208 次

  低調、沉默,不苟言笑。這是主永剛一貫留給我的印象。采訪約了好多次,他都以忙為由一直延遲到今天。起初,我在心裡是有些埋怨他架子大、使款兒擺腕兒的情緒的。及至見了他本人,訪談了一上午後,方知:他瘦弱矮小的身體裡竟隐着這樣一個強大健碩、執着倔強的靈魂,他人生的每一 步,包括事業、家庭及他在書法上所獲得的不俗成績,竟是全憑着一支筆,一方硯,硬生生地寫出來的。

  破蛹:千錘百煉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閑

  王永剛的老家在黑龍江海倫縣海興鄉,回憶起家鄉,他說,“北大荒嘛,到現在,那裡還是一個貧窮不發達的小村子。少年時期,受祖父影響,我就喜愛用毛筆寫字,那時,不叫書法,因為不懂什麼筆法,就是爺爺在那個年代用毛筆寫信,我在旁邊看着,耳儒目染地,就喜歡上了。”

  在學校裡,王永剛的鋼筆字寫得也同樣漂亮,因為有造型能力,地理課上,老師會叫他手繪地圖給同學們示範。十六七歲時,他的毛筆字在當地就已小有名氣了。每逢春節,不僅本村,十裡八村的鄉親們都會拿着物紅紙,找到他家,求他寫副對子。“我們那兒是農業縣,當時家裡窮,過年有時連年豬肉都吃不上啊,我就靠着為鄉親們寫寫對子,換點雞蛋、豆包什麼的,給家裡在口糧上添補添補。”

書念得好,在本村,王永剛是唯一一個讀過高中的秀才。高中畢業後,家境貧寒的他不得不回家務農。可是生的柴瘦,當時隻有七十餘斤的他真的是手無縛雞之力,更别提繁重的農活。做什麼來維持生計呢?腦子活絡的王永剛瞄上了鄉裡的畫匠。

  “那些畫匠,你知道吧,就是給人在家俱上畫畫的人。他們背着個工具箱,走家竄戶,到人家裡幫忙,在誰家畫,就在誰家吃,有時還在人家裡住,我一看,這個活兒好 啊,有吃有住的,起碼吃飯不成問題了。”當時,王永剛就在心裡打定了主意,這輩子就幹這行了。于是,他拜了本鄉的一個畫匠師傅,跟着師傅學了兩年,這兩年的學徒 經曆也為他日後的書法造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十二歲那年,王永剛到大石橋伯父家串門兒,剛踏上這片土地,從未出過北大荒的他仿佛看到了一片新天地。“你們這裡當時那個年代雖說也不如現在發達,但是有蟠龍山公園啊,還有火車站,而且文化氛圍也不一樣,當時我就在心裡合計,要是能到大石橋來,哪怕當個出力的工人,眼界也跟在那邊不一樣!”回村兒後,王永剛就拿起毛筆,給伯父寫下了一封請願信,請求伯父今後能幫自己在大石橋謀個生計。

  當時在糧食局工作的伯父真的答應了他的要求,1981年,他來到大石橋,如願以償地在糧庫裡當了一名資材工。身材瘦小,别的活兒幹不動,他就跟女工們一起勉強地幹些分撿麻袋的活兒。白天幹活兒,晚上就住在單位的宿舍裡,沒事兒時,王永剛就練字,撿單位的廢報紙,把最便宜的墨兌上水,兌到不能再稀的程度,一練就是半宿。

  漸漸地,糧庫的領導和工友們都發現了王永剛的字寫得好,當時那個年代沒有打印機、沒油墨,所有材料全是手寫 ,糧食局有活兒時,就會叫他去幫忙抄材料,抄了幾次後,局領導偶然看到夾在打材料中的一份字迹整齊、字體特別、字形漂亮的材料,不禁問起抄錄者的名字。自此,被局領導慧眼識中的王永剛就從縣糧庫被抽到局裡,給各個股幫忙,抄材料,協助當年糧食系統寫糧食志。

  化繭:入泥玉管通地理,穿宵朱筆點天文

  1983年,對王永剛來說,是命運的一次轉機。這一年,糧食系統成立了職工學校,勤奮好學的他又一次被選中,在學校裡面擔任舍務工作。在學校裡工作,學習的氛圍一下子就濃了起來。空閑時,王永剛就去逛書店,看書。書架上,一本本系統專業的書法字帖一下子吸引了他的目光。“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到正規的字帖,從前都是盲人摸象,自己旬着感覺寫字,看到那字帖上面的字,我就跟同事說, 這字怎麼印得這麼好?結果人家告訴我說, 這是真人寫的字,全是古代的書法名家的作品。”聽了同事的話,王永剛心裡仿佛開了一扇窗,一下子見了光。從此,他每月都拿出月工資24塊五毛七的大部分,用來買字帖、買理論書籍。買回來,就如癡如醉地照着臨。

  在那個時期,王永剛每天練字都在十小時以上,除了日常工作外,他滿腦子都是筆法、字形。走路,吃飯,他都在琢磨。當時的糧校裡有一個操場,每天飯後,王永剛都會左手拿着字帖,右手持着一根細棍,沿着操場,邊背書法的理論,邊用棍子在操場的沙地上寫地書。體會:如屋漏痕、如錐畫沙的妙境。“你知道嗎?”王永剛說:“當棍尖在沙地上寫字的時候,往下寫、往前走時會感覺到沙子對棍尖同時而來的推力和阻力,劃過去以後,沙子在棍尖掉漏,這時,你就會慢慢體味到‘八面出鋒’的真正意境,寫折勾時,你要在心裡面想‘折钗骨’的感覺,就是折一個銀钗子吧,彎的地方必然有一段是細的,這種妙境,邊寫字時,你邊去體悟,去力行。就會感受到:寫字不僅是各種力量的彙聚,也是造物的奇迹。”就是憑着這樣一種對書法入魔的勁頭兒,王永剛愣是把學校的操場走出了一條小路,這也是他最初的書法之路。

  王永剛的執着深深地感染了身邊的教師和學員,也被領導看在眼裡,通過進一步考核觀察,王永剛由一名舍務人員變成了教哲學的老師。

  在那個年代裡,人們物質生活貧瘠,學校值班室裡僅有一台電視機,當時正熱播最火的電視劇《霍元甲》。“我們那個值班室裡有桌子啊,别的地方沒有,當時,學校二十幾個住宿學員都擠到值班室裡看電視,我為了練書法,就把電視挪到桌子的最前面,我就在電視的背面,鋪上報紙,在那後面寫。當時,那部《霍元甲》演得正火,對我也有吸引力啊,但是為了練字,我必須克制自己,白天還得教課,如果那個時候不練,就沒時間練了。”王永剛說:“那段時期,值班室裡的燈一亮就是半宿,除了老師,我還是個合格的打更人!”

  成蝶:更容一夜抽千尺,别卻池園數寸泥

  1985年7月,王永剛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位書法名師。那一年,書法名家聶成文來到大石橋文化館講學。同許多書法愛好者一道,王永剛拿了自己精心臨的唐楷請教聶成文。看了他的字,聶成文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說:“你的字看起來寫得很好,但是筆法不對。”一句話讓一直自修不得其法的王永剛眼睛一亮。心細的他把聶成文在課堂上說的當時家的住址“沈陽市中山廣場北六馬路”牢牢地刻在腦子裡。三天後的中午,他坐着火車找到了聶老師家的大概方位。因為當時沒有電話,他就挨個街道地走,見樓就進,見人就問,能問了有幾十個人吧,經過了整整一下午的時間,終于打聽到了聶老師家的具體住址。怕堵不着人,他顧不上吃飯,就蹲在聶成文家的樓道裡等着他下班。晚上五點,聶成文回家,看到了蹲在樓口的王永剛,驚呆了。連忙把他讓到屋裡,對愛人李麗芳說:“整點什麼來得快的,給他下碗面條吧,他中午沒吃飯呢。”就這樣,被王永剛執着的求師精神所感,飯後,聶成文手把手地教他臨帖,為他演示筆法。直至夜裡十點,收獲不菲的王永剛才從聶成文的家裡出來,去坐半夜的火車返橋。從此,每個周末,王永剛都風雨不誤地到聶成文的家裡去學書法,而聶老師也是知無不言,傾囊相授。

  1986年,王永剛迎來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個春天。在當年營口市迎春書畫筆會上,他一舉擊敗衆多書法名家,成為兩名一等獎獲得者之一。小試牛刀便出手不凡,王永剛一下子成為當年書壇上的後起奇秀。

  從此,因了他的書法名氣,團市委、人事局、組織部、文聯等市裡幾大部門機關都慕名找到他,抽調他去抄材料,刻鋼闆直到1996年,早已由全民工人轉為全民幹部的王永剛正式調到文聯,擔任組聯部主任。

  “應該說,我是書法的最大受益者,是書法,讓我從一個農村孩子變成了一個國家幹部,也是因為書法,我結識了我人生的另一半,我的愛人:栾波。”王永剛深有感觸說,在我一再好奇地追問下,王永剛吐槽了一點他同栾波(現在也是中國書協會員)的愛情片段。

  1987年,王永剛在鐵路俱樂部開設的書法培訓班上當教師,栾波是學員。聽了他的課,敬仰他的才華和為人,在其他老師的多次撮合下,兩個有着共同愛好的年輕人走到了一起。可是,既不是本地人,又不是城裡人,年齡呢還比栾波大了6歲,個頭又不高。起初,栾波的父母對王永剛并不認 可。經過了一番極其嚴峻人品及才學考察,王永剛才被嶽父接受。

  婚後,對書法同樣癡迷的夫妻二人共同追求,一起到沈陽向聶成文學習,到省書協去取經。如今,一直苦練懷素小草千字文的栾波也成為我市女書法名家,作品在全國多次入展獲獎,并走出國門,到日本進行書法交流。

  事業、家庭皆緣于書法,在大石橋這片土地上,王永剛開花結果,價值得到充分認可。他的作品開創了我市連續十五年入選國家級書展并先後六次獲獎的書法創作業績,榮獲第四屆全國楹聯大展獎,遼甯省首屆書法蘭亭獎和營口市文學藝術攀登獎等各種獎項五十餘次,參加國内外各類展賽三百餘次。近幾年,為了回報第二故鄉,王永剛把精力全部投入到書法之鄉的發展建設、書法創作培訓基地、老中青書法的普及和提高,及書法家協會和書法繁榮的具體工作任務上。

  “在全國書法藝術都日漸繁榮之際,如何在書法之林立于不敗之地,我市雖然已經是書法之鄉,但我們還面臨着考核複檢,我們的任務就是,讓書法之鄉真正發揚光大。不僅氛圍日濃,也同樣要提髙人們對書法欣賞的能力和眼界,讓書法真正走進千家萬戶!我市有豐厚的書法底蘊,市書法家協會包括南樓、建一、市總工會、團市委、婦聯、市直機關工委等二十一家分會,會員達 546人,書法學習氛圍濃厚。近幾年,我們通過書法進校園、企業、軍營、社區、農村等活動,讓書法走進千家萬戶,踐行書法進萬家活動,為沖擊今年四月的第十一屆全國書展,目前,我的首要工作就是全力以赴,組織好全市的骨幹作者和書法愛好者參加省、市的觀摩和交流,争取截稿前把作品選出來、郵走參展。”

  說罷,王永剛應邀在六尺橫幅上寫下了飄逸的大字行草:“天道酬勤”。我想,這四個有力的大字不僅是王永剛對自己書法人生的一種真實總結,同樣,透過這幾個字,通過他的故事,筆者也悟出了一個道理:在人生的道路上,無論何時,我們都要有一個陽光健康的生活态度,和對困難永不言敗、對夢想勇于追求的進取心,與此同時,還要積極地付諸行動,才能真正地實現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會有的那個精彩而充盈的夢。

  2015年,王永剛當選新一屆大石橋市書協主席,在他的領導組織下已連續舉辦了三屆“工會杯”書法臨帖創作展等系列書法活動,為“書法之鄉”的發展建設和我市的文藝繁榮繼續發揮着、奉獻着。


  2014年—2016年  被連續評為大石橋市“優秀公務員、優秀政協委員、優秀提案者”


  2017年  為政協營口市第十三屆委員。同年榮獲遼甯省政協委員書畫作品展“優秀獎”。


  2015年—2017年  被連續評為民盟營口市委“優秀盟員”。


  2016年  參加民盟營口市委“不忘初心、繼續同行”書法展。

  2017年  參加營口統戰“不忘初心、攜手築夢”文藝演出,現場書寫書法作品。同年被聘為民盟營口美術院副院長。


  2018年  參加民盟營口市委紀念“五一口号”發布70周年征文,撰寫《不忘初心,攜手築夢》刊發在2018年第二期《營口盟訊》。